就是除夕夜与平时也没什么不同

发布时间:2018-03-02   阅读量:

[第三卷 风华篇:第156章 奇花]


寂惊云将福生送回来了。

福生回来之后,越发夸夸其谈,时常一私人坐在屋子里发愣,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就是金莎也不能让他展颜一笑,我试着想从他口中问出点审判的情状,可是福生什么也不肯说,只偶然会从嘴里冒出一两句:“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们?”我黯然地看着他,怕触及他心里的痛处,也不敢过于逼他。我也很想知道,很想亲口问问那个假蔚相,他为什么要这样对你,这样对周大婶?蔚相行刑的日子越来越近了,云家的隐执事送来一个消息,当日在刑部外巷围捕蔚家大哥的那队官兵,被皇帝编成了一支忠勇先锋队,派去了东海抗倭军,日前已经启航了。

我的心一寸寸凉下去,皇帝居然不会放过他们,那么多人,他自然不会那么间接总共杀死,惹来不用要的烦恼,最一般的处置惩罚手法,就是派到内地,编成敢死队当炮灰。那么,蔚家大哥的死期,是不是也近了?

我的心被悔恨啃噬着,我历来可能一早劝服蔚家大哥不要去劫狱,只须我提早报告蔚家大哥现在这个蔚相是假意的,可是我惧怕,惧怕揭发自身是湛蓝雪的身份。以蔚家大哥的脾气,即使我报告他这个事实,他也一定会亲身去求证,除非我完全解开他的疑惑,这就要我必需招供自身是湛蓝雪。我以至猜疑,蔚家大哥是不是一直就认定我是湛蓝雪,从来没有信任过我是什么叶海花,到底起初他亲眼目击过我胸上的黑痣,那是不能否定这具身体是湛蓝雪的铁一样平常的事实。他隐忍着,没有揭穿我,或许只是在等一个机缘,逼我亲口招供。

越想越觉得恐惧,我对我身边的人,到底剖析几多?假若蔚家大哥从来没有以为我是叶海花,那他一定会猜疑,我为什么会沦落到青楼?宫里的德妃是谁?蔚相为何没有找我?只须他心中存了这些疑惑,不论我做什么,对于学美容要学哪些东西。都不会影响他劫狱的确定。他以至有可能已经黑暗考查了一些什么,劫狱,也许是他逼我说出真相的一步棋。

我想了有数种法子,但要想没有后患地救出蔚家大哥,都不太可能,特别在云峥身体状况这么差的情状下,我不能再给他惹烦恼,给他添乱。平安过府来学琴的岁月,我犹豫了很久,写了封信托她带给寂将军,希望寂将军能助理,在皇上处置蔚家大哥之前,让我见他一面。我在信中还请托他在合适的岁月,替蔚家大哥求求情。固然知道有些硬汉所难,却是我所能做的总共了。

心事重重地琢磨着蔚家大哥的事,在云峥面前却展露着滴水不漏的笑脸。转眼迎来了腊八节,我强打起元气?心灵,安插下人们布置敬拜祖宗和神灵的事宜。厨房送来的腊八粥算是让我开了眼界,粥里有红枣、莲子、核桃、花生、杏仁这些寻常物不说,竟然还有葡萄这样的水果,也不知道云家是若何弄来的,粥里放的果脯竟达二十多种,而且极为考究,干果都事前雕成了植物花草等格式方式,粥面上还盖了一个“果狮”,就是用脆枣、核桃仁、杏仁等果子用糖粘连在一起做成的狮子状的装饰。

敬神祭祖之后,要在上午之前把粥赠送给亲友,我们已经收到一些朝中官员府上送来的腊八粥了。云义拿出一张今年的名单,桃源整形。让我看看还有什么补充,我看了看,在名单上加了凤歌、寂府和蔚家大哥的名字,凤歌不想看见我,我也不愿去沾光他,蔚家大哥固然在牢里,我也希望他能沾一点腊八节的好运。

做完这一切,我才回房去,和云峥两人安寂然静地喝粥。我不喜甜食,标志性地吃了几口,便搁了碗,托着腮看云峥。他见我停上去,也搁了调羹,笑道:“不喜欢也多吃一点,这粥对身子好。”

那倒是,我现在肚子里多了块肉,不能由于自身挑嘴不顾宝宝的养分。我听话地拿起调羹,舀了一勺粥往嘴里送,欺压自身把粥吃完,抬眼见云峥含笑着看我,忍不住撒娇道:“我吃完了,你赏我什么?”

“再吃一碗,我有一份礼物送给你。”云峥神秘地笑了笑。我猎奇隧道:“是什么?”

“吃完了再报告你。”云峥的表情引发了我热烈的猎奇心,我急速让宁儿再盛了碗粥给我,大口大口地吃完,然后把空碗举给云峥看:“吃完了。”

他轻轻一笑,起身走到书架前,我不知道去哪整容好。在最底下的抽屉里取出一个碧玉盒子递给我。我猎奇地掀开盒盖,才刚刚启了一条缝儿,盒子里已经飘出一缕清雅的奇香,好闻得不得了。我急速掀开盒子,见灿金色的锻面上放着一朵碗口大的莹红色花朵,我从没见过这么美的花,雍容如牡丹、华贵如芙蓉、清雅如莲、高洁如兰,花的莹红色如玉般温润,闪着明亮剔透的光泽,夺人心魄的美丽。

我屏住呼吸,心中满是齰舌,半晌,才深深地吸了语气:“这是什么花?”

“这花名叫雪藤子。”云峥含笑道,“红尘只得一株,生长在冰天雪地的辰星国一座万丈悬崖边上,一甲子开花一次,一次只开一朵,极不易采得,历来为辰星国皇室公有。”

“这么珍奇?”我讶异地看着那朵花,“为什么要送给我?”

“这花的功用是驻颜美容,传说它有老态龙钟之效,鹤发变黑之功。”云峥含笑着说明注解,“你不是很想让月公子规复过去的风采么?”

我怔怔地看着云峥,女孩子学美容的危害。我为凤歌的一夜白头感到痛心,原来云峥都逐一看在眼里,记在心上,竟然公开里找来这么珍奇的花。这雪藤子若真有此奇效,又是辰星国皇室的公有物,只怕是持有者心头的宝贝,云峥要费多大的功夫才寻得来?

我盖上盒盖,将盒子放到桌上,喉咙一哽。云峥见我神色不对,轻轻一怔:“叶儿,若何了?”

“傻瓜,你整天在想什么?你就不能少想些事情吗?”我扑到他怀里去,云峥失措地抱住我,我的泪滑上去,“云峥……”你处处都在为我着想,却不知道我根蒂不要你为我作那么多打算,我只想你好好的,你好好的,我才会好好的。

“叶儿……”他悄悄拍着我的肩膀,柔声道,“别痛心,我没有很费心,真的,不过是花一点钱完结……”

我的眼泪还是止不住地往下掉,润湿了他的衣襟,云峥拥紧我,低声哄我。我听着他胸口传来的急迅的心跳声,倏忽觉醒到不能让他的心思太过升沉,急速擦了眼泪,仰面笑道:“我很喜欢这礼物,谢谢!”

他擦干我脸上的泪痕,含笑道:“喜欢就好,你让人给月公子送过去吧。”

我点了颔首,走到书桌前,给凤歌写了张便笺,下笔前彷徨了半晌,终是没能写出那些问候寒喧的话,半晌,只写了一句“玉盒里是雪藤子,对鹤发之症有良效,望使用,以宽吾心。”

将便笺用信封装好,连同玉盒用丝巾包起来,让云德替我送到浣月居去。自从上次月娘警卫我不要再见凤歌之后,我便没有再去找过凤歌,假若他看到我真的那么痛苦,那就不见吧,有些伴侣,本就是拿来记在心里的。

这厢刚把事情安插完,宫里差人送来了皇帝和太后赐的“七宝五味粥”。刚送走宫里的人,寂家又差人送粥来了,让我没想到的是,竟是寂惊云亲身前来,急速迎进来,将寂惊云请至花厅:“送粥这样的大事,学习知名整形。将军若何亲身来了?”

“不送粥,我也要跑这一趟的。”寂惊云含笑道,“云夫人,你托平安带的信,我收到了。”

我的心即刻提起来,重要地看着他:“将军……”

“夫人在信上提倡皇上将蔚公子收为己用,让他戴罪建功,我也禀告了皇上。”寂惊云笑了笑。我七上八下隧道:“那皇上如何说?”

“皇上固然没有颔首,却也没有立即决绝。”寂惊云道。我眼睛一亮,那说明蔚家大哥这件事还有转寰的余地。寂惊云看我弥漫希望的眼神,含笑道:“还有就是,今儿是腊八节,皇上准了你去刑部大牢看蔚公子。”

“真的?”我又惊又喜,“这是真的?”

寂惊云颔首,我心里弥漫感谢感动:“谢谢你,寂将军!啊,也请你代我谢谢皇上!”

带了腊八粥随寂惊云去了刑部,蔚家大哥被独自关在一间牢房里,牢房的环境还不算太恶劣,看来寂将军真是上了心的。见我进去,蔚家大哥怔了怔,从床上翻身而起:“叶儿……”寂惊云看了蔚家大哥一眼,对我道:“你们聊,我进步前辈来了!”

寂惊云掩了牢门,我望着蔚家大哥,上前两步:“大哥,你……”他仿照照旧穿戴那晚劫狱的夜行衣,手脚都上有铁镣,本想问一句你还好吗?却觉得是些多余的废话,关在这里能好到哪里去?而且还生死未卜,不过他的神色倒还好。

“让你忧虑了,歉仄。”蔚家大哥彷徨半刻,嗫嚅道。我摇点头,想了想,道:“大哥,皇上审判过你了没有?”

“还没有。”蔚家大哥点头。还没有审判,皇上在想什么呢?他能闻风而动地将那队官兵处置了,为什么还不对蔚家大哥作处置?我忐忑隧道:“那假蔚相的事,你知道了?”

“嗯。皇上审判他的岁月,让我在场听了。”蔚家大哥的神色凝重,双目中闪出一串冷冽的寒星,“父亲小孩儿可能已经遭遇不测,我一定要查清楚这件事。”

“皇上审完那个假蔚相,可有什么表示?”我蹙眉道。你查什么?你自身都自身难保!皇上迟迟不处置蔚家大哥,不知道能否和假蔚相一事相关,到底这件事又生出了变化,皇帝假若想弄清假蔚相身后的那股势力,他原先的计划肯定要做一些调整。也许这会是蔚家大哥存在的机缘。

“皇上没说什么。”蔚家大哥想了想,又道,“皇上骂我懵懂,让我想清楚自身的立场。”

有门了!我心中一喜,急速道:“大哥,你给皇上请罪吧!让皇上把这件事交给你去查,皇上也许就不会治你这次企图劫狱之罪了。”皇帝自身当然也能派人去查,但我信任在这件事赴任何人都不会像蔚家大哥那样尽心努力,反正又不侵害皇帝什么利益,皇帝何乐而不为?

“你的兴趣,是要我归顺皇上?”蔚家大哥怔了怔,蹙起了眉。

“什么归顺?你历来就是皇上的臣民,效忠皇上历来就是本分。”我想起他以前行刺皇帝一事,不知道到底是什么道理,只怕他与皇帝之间有极大的心结,但他与皇帝作对,能有什么甜头?才智比不过人家,心机比不过人家,势力比不过人家,凭什么跟人家斗?我慎重隧道:“大哥,我不论你以前是若何对于皇上的,但你要记住,对这个国度来说,他一概是最适合当皇帝的人,没人会比他做得更好,何况,他还是你的妹夫,你不该对他抱有成见!”假若起初他行刺皇帝是单纯地想阻止湛蓝雪嫁给皇帝,那现在木已成舟,美容手法怎么才学快。就算他心里认定我才是湛蓝雪,也与皇帝没什么联系了,应当把这个心结放下了吧?

“妹夫?”蔚家大哥定定地看着我,语气有一丝奇怪。我有些心虚,吱唔道:“是你妹夫啊……”轮廓上的妹夫。

蔚家大哥笑了笑,没再说什么,我拉住他的衣袖,央求道:“大哥……”

蔚家大哥伸手摸了摸我的头,点了颔首:“好,我听你的,我会给皇上请罪的。”

我舒了语气,蔚家大哥既然理睬了我,就一定不会反悔。皇上那边好像也有些松动了,他量度一下利害,应当会觉得让蔚家大哥戴罪建功对他来说绝不吃亏,我再请托寂将军说说坏话,这事也许真的可能完美解决。
[第三卷 风华篇:第157章 替身]


步出牢房,见寂惊云负手而立,笑了笑:“妾身不知道该如何感谢将军。”我与蔚家大哥的说话,寂惊云肯定听到了吧,不过,我历来就是想让他听到的,有些话,以至是故意说给他听的。大师都是敏捷人,有些话不用再说明了。

“云夫人言重了。”寂惊云连结着一惯的谦逊有礼,“我送夫人进来!”

我走了两步,停上去,转身道:“寂将军,妾身还有个不情之请。”

“夫人请讲!”寂惊云颔首道。我轻声道:“妾身能否见一见周景赟?”我很想代福生问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对周大婶母子,他到底说了什么令周大婶自戕?

“这……”寂惊云彷徨了,我见状急速道:“假若将军为难就算了,我也没什么非见他不可的道理。”

“倒也不妨。”寂惊云笑了笑,“夫人请随我来。”

周景赟也是独自关在单间牢房里,条件与蔚家大哥那间差不多,但与蔚家大哥不同的是,他手脚上没有铁镣锁着,却容颜枯瘠,宛若一下子衰老了十岁。寂惊云陪我进去,也不进来,就守在牢房里。周景赟见我们进来,面色无波,依旧坐在床上,不再看我们一眼。

我看着他,沉声道:“周景赟?”

他眼皮也不眨一下,像是没听到我说话似的,我吸了语气,淡淡隧道:“我今儿来,只是想替福生问一句话,你为什么要这样对他们?”

听到福生的名字,他的神情终于有了一丝变化,仰面望着我:“福生他……,好吗?”

“在你眼里,什么才叫做好?”我冷漠隧道,“你以为,有你这样的父亲,他能好到哪里去?”

“是呵,假若没有我这样的父亲,福生一定会过得对照快乐吧,由于他有那样好的母亲……”周景赟的神情恍惚起来,唇边噙起一抹迷离的笑颜,“我还记得,起先见到她母亲的岁月,她是那样温暖平和、怯弱,时常偷偷跑到私塾的窗外,听我给学生上课,被我发明了,脸红得像苹果一样,转头羞怯地跑了,像一头小鹿那样纯洁和喜欢,每天,事实上除夕夜。等她来窗外偷听,变成我最志愿的事,那样优美的日子……”

“那样优美的日子,你为什么要摒弃?”我打断他,冷冷隧道,“那样纯洁的男子,你为什么要摒弃?”

“我想给她更好的生活,我家里很穷,不想她跟着我受罪受罪。”周景赟的思绪昭彰还沉醉在纪念当中,“她家里阻挡我们交往,说除非我有一天出类拔萃赚了大钱,否则别想把她娶进门。我知道,她不在乎家里人的阻挡,也不在乎跟着我挨穷受罪,可是我是个男人,假若不能给心爱的人带来幸运,我一辈子都不会安心的……”

幸运?什么才叫做幸运?对有些人来说,也许穿金戴银,生平享用荣华繁荣叫做幸运。可对有些人来说,只须能与心爱的人在一起,就算是吃糠咽菜,我不知道桃源整形。也是幸运。这些男人专擅做着刚愎自用的确定,却忘了问对方,什么才是对方真正想要的幸运。

“所以你脱离她,去追求以为能带给她幸运的生活?”我的唇冷冷一撇,语气有丝讪笑,“看来你取得了你想要的生活,可是你带给她幸运了吗?”

“我取得了我想要的生活?”周景赟的脸抽搐了一下,眼睛里闪着奇怪的歪曲的光彩,“不,我没有取得我想要的生活,你知道我这些年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吗?那简直是一场永远无法醒来的噩梦……”

我怔了怔,没有启齿,只听到他接着道:“我跟着那个贵人上京,以为他真的是赏识我的才学,等见到他领我去见的人,才知道事情根蒂没有这么简单,那私人跟我长得千篇同等,举手投足弥漫官威,原来他竟然是当朝丞相,他跟我说,他让他的挚友管家接我上京,是要我做他的替身,替他出席一些他不能亲身出席的园地!”

天下之大,无奇不有,想不到天下间竟真有长得如此相像之人?这周景赟果真是蔚锦岚自身找来的,有了这样一个分身,蔚锦岚可能黑暗策谋很多事吧?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那蔚锦岚想必清楚自身做的好事太多,才要养这么一个替身,必要时推他进来做替死鬼。周景赟的脸歪曲起来,眼中盛满恐惧:“我历来以为当这样一个权贵的替身,也不算什么好事,只须有钱赚就行了,觉得不好了走就是,就理睬了他的要求。没想到他竟然让人给我灌了一瓶毒药,说假若我乖乖听话,一切按他的派遣做,就按期给我解药,否则就让我毒发身亡。我至此才知道,自身不可能脱身了。”

这世上哪有收费的午餐?这周景赟直到被人喂了毒药才觉醒过去,已经太迟了。周景赟的脸抽搐着,似乎回想起了什么可怕的事,喘着粗气道:“蔚锦岚把我像狗一样关到一间暗无天日的密室里,每天要我师法他的神态、语气、举动,还有字迹。只须我略微做得不好,没有抵达他的要求,就会挨一顿毒打,还不给我饭吃。只是这样还不算,他还用那些阴毒的话耻辱我、讪笑我,说我是他养的一条狗。我一开始也想起义,可是却捱不过毒发时的痛苦,那种全身宛若被人凌迟一样的痛苦,逼着我不得不向他垂头。为了少挨些打骂,少挨饿,我惟有拼命去学他的一切,两年后,终于把他的言行举止神态学了个十足十……”

我淡然地听着,心里却对他没有半分怜惜。这条路是你自身选的,有什么苦果就该自身来尝。你本可能在济州娶了心爱的姑娘,过幸运的日子,纵使她家里阻挡,可你们不是已经有了夫妻之实了么?你不会单纯到以为做了这种事以来女方不会怀孕吧?是你自身满意足于目前的生活,要上京求繁荣。人往高处走,这本没有错,错就错在你既然要走,为什么还要毁了一个男子的生平?

周景赟似乎也没想听我说什么,只瞪着眼睛,仪表狰狞地径直往下讲:看着没什么。“他见我把他的神情举止学得差不多了,就拿出一本册子,竟是蔚家高下的名册,等我把名册上的材料背熟了,他就把我从暗无天日的密室里放进去,让他的挚友管家跟着我,让我在蔚家高下面前扮演他。原来他关着我的地方,竟然是他寝室的地牢。我过了整整两年不见天日的生活,出了地牢才发明,原来这个蔚锦岚住的房子竟然这么大,过的日子竟然这么舒服,每天吃着粗茶淡饭,有这么多下人奉侍,可是他是若何对我的,他完全把我当成了一条狗,那一刻我就矢语,总有一天,我要名正言顺地住在这间屋子里,成为这里的仆人,我要让蔚锦岚也过一过我已经过过的日子……”

我静静地看着周景赟,他的双目赤红,蓬首垢面,神情歪曲,就像一个疯子,他又何尝不是疯子,他的心早就疯了!只怕他那时起,自己给微整形。已经暗下决心要反咬蔚锦岚一口,若说以前假扮蔚锦岚,是蔚锦岚逼他,可那以来,只怕是他自身想方设法地搜罗一切对他有益的情报,守候着一个反客为主、李代桃僵的机缘。

周景赟“桀桀”怪笑着,喘着粗气,洗澡隧道:“我第一次在蔚家高下面前扮演蔚锦岚,就扮得很胜利,没有一私人发明我是假的。蔚锦岚自身也对我的呈现很满意,从此之后,他每个月都会放我出地牢几次,让我在众人面前扮演他。每当这个岁月,我就觉得我是真正的丞相小孩儿,那种所有人对你毕恭毕敬的样子,真是过瘾。然后蔚锦岚让我在地牢里开始学一些官场的礼仪,记住一些朝廷官员的名字和材料,这样又过了两年,蔚锦岚第一次让他的挚友管家,带我到了外面,插手一个官员的送别宴……”

蔚锦岚那岁月已经开始宽心了吧?这私人已经完全成为他的奴隶,先是拿他当狗一样养,把他的庄严和人格完全粉碎,让他对自身一概的恐惧,就是除夕夜与平时也没什么不同。一概的按照,然后让他扮演自身,偶然过一过人上人的生活,他已经离不开扮演蔚丞相所带来的那种从最底层一跃上天国的飘缈的虚荣和知足感,所以也不怕他轻诺寡言。这个蔚锦岚,真是太可怕了。

“接上去这几年,我扮演他的次数越多,晓得他的事情就越多,扮起他来越发神似,有岁月,就连他的挚友管家也分不清我们两个,我知道,我反客为主的日子已经不远了,只等一个机缘,我将他神不知鬼不觉地弄死,我就可能代庖他成为蔚丞相,当然在这之前,我要先弄到我身中之毒的解药!”周景赟双眼闪着跋扈的光彩,怪笑道,“没想到这一天来得这么快,有一天,地牢的门倏忽开了,我本以为是蔚锦岚要我又去扮演他,没想到却是一个黑衣蒙面人擒着蔚锦岚的脖子走进来,他见到我,眼神恐惧极了,用剑指着我们的脖子,厉声喝问我们谁才是蔚锦岚,蔚锦岚那坏人竟然说我才是蔚锦岚,我大声否定,将我是替身的事报告给他。黑衣人难辨真伪,将我们俩一起抓走,关了起来。”

我身子颤了颤,那个黑衣人,就是楚殇吧?他来寻蔚锦岚报恩,却被他发明了蔚相寝室里的地牢,和地牢里的替身。我握紧了手,修饰心中的震动,那能否就是湛蓝雪被掳走的那一天?只听到周景赟怪笑道:“那黑衣人一定是蔚锦岚的对头,由于他看蔚锦岚的眼神就像一头野兽,恨不得立行将他撕成碎片吞进吐子里去,黑衣人听了我说的情状,没有立即开始,约略也许去了济州考查,过了不久,我身上的毒发了,黑衣人确定了我不是蔚锦岚,就跟我谈了一个条件。他可能不杀我放走我,就是除夕夜与平时也没什么不同。还可能帮我解了身上的毒,但我要理睬他陆续假扮蔚锦岚,而且要听他的命令。我想都没想就理睬了,反正是做傀儡,做蔚锦岚的傀儡我见不得光,做黑衣人的傀儡我可能马上变成蔚丞相。黑衣人果真取名誉,不但解了我的毒,还把我送回相府,他要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让蔚锦岚女儿的丫鬟采凝假扮她入宫,成为德妃!”

我的脑袋“嗡”的一声,即刻一片空白。踉跄退后一步,我全身发冷,冷汗一颗一颗冒进去,脑中只得一个念头,完了,皇帝知品德贵妃是假的了,完了……
[第三卷 风华篇:第158章 重逢]


怪不得适才蔚家大哥听到我说皇帝是他“妹夫”时神色那么怪,原来他们都已经知道宫中的德贵妃是假的了。那,他们是不是也异样知道了我这副身子才是湛蓝雪?

“云夫人!”寂惊云见我身子发颤,急速扶住我,“夫人没事吧?”

“没事!”我站直身子,费力地吞了一口唾沫,强自冷静隧道,“这些事太让人恐惧了,简直是匪夷所思。”

寂惊云神情庞大地看着我,我对他展开一个丢脸的笑颜。却听到周景赟嘲笑道:“假若这些事不是产生在我身上,我也觉得匪夷所思。奇怪的是,那个黑衣人只交待我做了这么一件事,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了。”我咬紧唇,他当然不会出现,他在那一个多月之后便死掉了。

“那蔚锦岚和他女儿到哪里去了?”我稳定了一下心思,故意摸索。周景赟轻哼道:“他们落到对头手里还有什么好下场?黑衣人一确定了他们的身份,不马上杀了他们泄愤才怪。”

是吗?那皇帝会不会这样以为呢?心头一阵狂跳,我是不是应当存一些幸运心理,他只是知道了宫里的德贵妃不是湛蓝雪,但也不能说明我就是湛蓝雪呀,也许皇帝以为湛蓝雪已经死了?可是,皇上已经知品德贵妃是假的,只须他一审判,恐怕不用多久,德贵妃就会把我是湛蓝雪的事实说进去,到岁月我又该若何办?

即刻心烦意乱,再无意问周景赟任何题目,但周景赟自身却说上了瘾,自言自语道:“我一年多来,扮着蔚相,出入朝堂,好不风光,以为自身的好日子终于来了,没想到倏忽有一天,她竟然到相府找我,我开始完全没有认出她来,她跟我记忆中完全不一样了,变得那么衰老……”

我怔了怔,好半晌,才反映过去他说的“她”是周大婶,不由寒声道:“你对周大婶儿说了什么?她为什么要自戕?”

“我?我跟她说了我这些年的遭遇啊,我说我好不简易才过上这种好日子,让她不要来破坏,假若她揭穿我是假丞相,我就是欺君之罪,要杀头的啊……”他跋扈地笑起来,眼泪顺着面颊流上去,“结果那个傻女人,她回去就自戕了,真是傻瓜,她以至不报告我他给我生了个儿子,那个傻瓜……”

我再也听不下去,转头脱离牢房。这与我预想的结果千篇同等,只是,我就是不甘愿宁可,我要听他亲口说进去。我不愿想像起初周大婶听到他这番话是怎样的心情,当她知道自身一片痴心比不下情郎眼中的繁荣荣华又是怎样的心情?当她确定损失自身成全情郎的岁月又是怎样的心情?双手紧握成拳,指甲陷进了掌心。傻女人,是呵,真是一个傻女人!

寂惊云跟进去,见我咬紧了唇,神色丢脸至极,有些担忧隧道:“云夫人……”

“将军,福生是不是也听到过他这番话?”我吸了语气,轻声道。

寂惊云沉默半晌,点颔首。我闭了闭眼睛:“明白了。谢谢将军,妾身告辞。”

怪不得那孩子会那样,福生听到自身父亲说出这样的话,会受多大的打击?这个周景赟,简直该死到了极点!

回府之后,小心介意地观察着福生的心思,注意不在他面前提到周大婶和周景赟的事。对产生在他身上的事,我一点儿忙也帮不上,心灵的疮伤,去哪整容好。只能让时间来逐渐抹平。让我感到不测的是,几日后周景赟没有被推广斩立决,皇上倏忽改造了办法,将他改判为放逐都南岛。细细一想,我即刻明白了皇帝的用意。好一招引蛇出洞,外界的人并不知道这个蔚相是假的,皇帝也许跟周景赟达成了某些协议,将他的死刑改为放逐,或许是为了引出局限周景赟的那股势力,由于周景赟自身也不知道局限他的势力到底是何方崇高。另一方面,还可能让起初跟蔚相一起做过好事的凤太妃,人心惶惶,假若她按撩不住对蔚相出手,一定能让皇帝抓到痛处。这个皇帝,实在是太横暴了。

蔚家大哥请罪之后,皇帝以“仁孝感天,情有可原,未铸大错”的表面放了他,以示天子仁德之心。我不由叹息,天子之言,真是金科玉律,皇帝要一私人死,要一私人生,真是随便他说的,他说什么就是什么,还有什么人敢阻挡?什么人敢去强出头?蔚家大哥出狱自后看过我一次,然后便从京中没落,我知道他一定是黑暗查探周景赟面前那股势力去了。楚殇已经死了,他能查到什么?不过这是让他免罪的关键要素,我自身不好说什么,只暗示他那股势力可能与无极门相关,至于他能不能领悟,我就帮不了他了。

我日日人心惶惶,忧虑皇帝会由于湛蓝雪一事找我负荆请罪,可是皇帝竟一直没有什么消息,宫中也没传来德贵妃获罪的消息,只知道她陆续被关在冷宫里。我捉摸不透皇帝的想法,爽性不去想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说来说去,真正的湛蓝雪在这件事上从头到尾都是一个受益者,皇帝凭什么为难她?只须皇帝一天不提,我也就装一天傻。

安安心心在侯府养胎,每天喝着易沉谙给我配的药,按期让玉蝶儿去易沉谙那里通报我的身体状况。云峥的身子一直病恹恹的,但也不像前段时间那么嗜睡了,让我安心的是,不同。他中的蛊毒没有再提早发作过。只是月中时又实行了一次例诊,我僵持在在例诊室里整晚陪着他,看着云峥又一次受着那种非人的痛苦,我只恨不得立行将宝宝生进去,好让云峥少受点罪,可是不行,假若现在催生,宝宝会有危险。不论是云峥和宝宝,我都不能让他们出事,由于他们是我在这世上最亲的人。

转眼到了月底,过两天就是年夜了,老爷子也应当快到京城了。前几天收到老爷子的信,说是要赶在年夜夜之前回来过年,还说要带来宾回来,这几日我天天让云义去城外等候老爷子的马车。在现代我很多年都不曾感遭到过年的空气了,就是年夜夜与平居也没什么不同,过年联欢晚会是早就不看的,年三十儿照旧泡在网上插科打诨。而这个时空则从进入腊月开始就要忙活年事,侯府是要完全清扫明净的,窗户上要贴上喜庆的窗花,门口要贴上倒福和春联,房檐下要挂上圆圆的红灯笼,扩张节日的空气。前两天还祭了灶神,这些在现代险些不再举行的民俗,让我觉得异常新鲜有趣。

“好不都雅?”我放下剪子,把剪好的窗花展给云峥看。这是我这两禀赋跟宁儿和馨儿学的,我不会剪太庞大的款式,只能剪最简单的福字,不像她们一双巧手,可能剪出“龙凤呈祥”、“孔雀牡丹”、“五谷丰收”、“连年不足”这些精巧优美烦琐的图案。不过我仍然特别痛快,将我剪的福字贴满了我和云峥的房间。

“都雅。”云峥笑着看我。我拿着窗花在屋里环顾一圈,懊恼隧道:“呀,没有地方贴了呢。”云峥见了满房的福字,只是笑。我眼珠儿一转,凑到云峥身边去:“老公,我想好了,就贴在这里!”

我把窗花按到云峥的胸口上,痛快地笑。云峥望洋兴叹地笑道:“你真要贴在这里?”我按着窗花,笑眯眯隧道:“在房里贴一下,进来就取上去,我可不想让你被下人们笑。”

云峥笑着捉住我的手,正笑闹间,宁儿跑进来,笑道:“少爷,少夫人,侯爷回来了!”

老爷子到了?我和云峥对望一眼,急速站起来,理了理衣服,往大门外走去。刚走出院子不远,已经看到老爷子在云德云义和两个随身小僮的蜂拥下大步走过去了,我和云峥加速脚步迎过去,待看清老爷子身后紧跟着的那私人,身子一顿,即刻怔住了。

云峥觉察出我的异样,看了我一眼,抬眼一看,也是一怔,但顷刻间便回了神,唇角带着一丝笑颜,拉着我走上前去,给老爷子见礼:“孙儿见过祖父,祖父一路坚苦了!”

“还好还好!”老爷子看到云峥就笑眯眯的,一脸关心,“之前叶丫头跟我说你的老舛错又发作了,现下觉得身子如何?”

“让祖父忧虑了,已无大碍。”云峥笑着摇了点头,转头对老爷子身后那人颔首,“安公子!”

那人欠了欠身,脸上依旧没有表情。老爷子看了他俩一眼,转头见我仍在发愣,笑道,“丫头,若何不叫爷爷?”

“啊?”我回过神,急速将眼光眼神落到老爷子身上,笑了笑,“爷爷!”

老爷子的眼光眼神落到我的大肚子上,笑得合不拢嘴:“丫头,你真是我家峥儿的福星啊,爷爷要好好赏你!”

我难堪地笑了笑,不从容地看了老爷子身后那人一眼,见他垂着眼睑,你知道就是。姣好的脸下面无表情。这当儿,一个小僮从他们后背追下去,气喘吁吁地站到那人身边,见到我,立即笑眯了眼,扑到我面前,甜甜地叫道:“叶姐姐!原来你真的在京城,看到你太高兴了!”

我急速扶住他,看清他的脸,笑了笑:“安生,永久不见!”

老爷子看了我们一眼,笑道:“行了,别忤在这儿,进屋再谈吧。远兮,你也来!”

“安生,走吧!”他叫上安生,跟着老爷子往前走去,我怔在原地,仍是没反映过去。安远兮若何会跟老爷子在一起?又若何会跟他来侯府?难道他就是老爷子在信上说的来宾?云峥握住了我的手,我转过头,他对我笑了笑:“进去吧,你的疑问,祖父一定会解答的。”我笑了笑,任他牵着我的手,跟上前去。
[第三卷 风华篇:第159章 兄弟(上)]
进了主厅,老爷子坐上首位,让我们次序递次在两旁的侧座坐下了,眼光眼神在我们几个身上转了一圈儿,将云峥的淡定、我的疑惑、安远兮的面无表情都逐一收进眼里,轻咳了一声,才启齿道:“你们都认识,也不用我先容了。这次我带远兮回来,严重是有件事要跟大师颁发。”

我抬眼望着老爷子,见他神色严格,不由也慎重起来。老爷子见我们都盯着他了,才慢慢道:“远兮是云弈的骨肉,我带他回来认祖归宗,以来,远兮就是侯府的二少爷!”

我怔了怔,有点回不过神来。老爷子的兴趣是,安远兮是云峥的父亲在外面熟的私生子?那他跟云峥岂不是兄弟?转头看向云峥,见他只是眼中略为闪过一丝诧色,随即对老爷子点颔首:“峥儿明白了。”我的手指有些冰凉,脑子里乱成一团,惊怔不已,老天,你在给我开玩笑吗?若是如此,他兄弟二人以来如何自处?我以来如何面对安远兮?

“丫头?”老爷子见我怔怔入神,出声唤我,“发什么呆?”

我回过神,委曲一笑:“我没事,爷爷。”

“嗯,过两年就是年夜了,我计划初一给远兮举行认祖典礼。”老爷子淡淡地看了我一眼,笑了笑,“这之前要先陈情给皇上,还要请些亲朋好友观礼,所以这两天要坚苦你了。”

“好,我一会儿和德、义两位管事商量一下,看若何计划。”我冷静了一下心思,点颔首。云峥看了我一眼,出声道:“祖父,叶儿身子未便,这些事交给两位管事去办吧。”

老爷子看了看我,唇角勾起来:“丫头,峥儿还真是护着你。完结,我一会儿跟两位管事交待吧。”

不知道是不是我多心,总觉得老爷子话里有话,我不好接话,只得笑了笑:“爷爷,你们一路坚苦了,我让人计划热水给你们沐浴,你看桃源整形。您的房间我早就让人收拾好了。安……,小叔暂且住到‘怡园’如何?”

“行。”老爷子点颔首,对云峥道,“峥儿,你身子不好,回房歇着吧。云义,你带二少爷去‘怡园’。”

我随云峥回房,云峥握着我的手,一路上都没有说话。云峥好修养,并不当着安远兮的面对老爷子寻根究底,不知道他面对一个倏忽冒进去的“弟弟”,是什么样的心情?而这个“弟弟”以至已经是他妻子的情人。纵然我知道我的一切过往云峥都知道得清清楚楚,但我仍然免不了有些心虚。

我垂头看着空中,任他牵着我往前走,在心里挣扎半天,怯怯地出声:“云峥……”

“嗯?”他站住,转头看我,脸上有丝歉然,“我走太快了吗?”

“没有……”我急速点头,忐忑地望着他,“云峥,你是不是不高兴?”

他静静地看着我,握着我的手紧了紧,轻轻一叹:“叶儿,你对我没有决心吗?”

“不是!”我急忙否定,即刻后悔起刚刚说的话,我又用现代人的心思来揣度他人,但我的云峥,永远不是他人,“对不起……”

“傻瓜……”他悄悄抚了抚我的脸,将我脸侧垂下的一缕发丝捋到耳后,“完结,我有些累,自身回房,你去祖父那里吧。”

“呃?”我怔怔地看着他,他淡淡一笑:“你一定还有些疑惑,我清楚你的性子,不弄清楚是不会甘愿宁可的。”

我的脸轻轻有些作烧,云峥真是太剖析我了。他抓紧我的手,柔声道:“去吧。”

他转身回房,我怔怔地看着他的背影,直到他的身影转过庭院,再也看不见,才猛地回过神来。转身往老爷子院子里走,才踏进院子,见老爷子的随身小女僮锦儿迎过去,笑眯眯隧道:“少夫人,侯爷正等着您呢。”

得,看来老爷子也把我的脾气摸得清清楚楚,我不好心思地笑了笑,随锦儿进了房,老爷子坐在软榻上喝茶,见我进去,轻轻一笑:“丫头,我就知道你还会倒回来,过去坐。”

我浅笑着走上前去,坐到他的侧对面,一个口蜜腹剑的马屁拍过去:“爷爷真是锦囊妙计,这世上再没有比爷爷更敏捷的人了。”

“你这丫头,就是嘴乖。”老爷子半真半假地继承了我的趋奉,似笑非笑地看了我一眼,“说吧,你有什么疑问,都问进去!”

“爷爷,云峥身上中的毒,您是不是一早就清楚了?”我开宗明义隧道,紧紧盯着他的眼睛,“你是不是瞒着云峥什么?”

老爷子怔了怔,望着我的眼睛闪过一丝异色,随即失笑道:“你竟是问我这个?我还以为你是来问我远兮的事呢。”

“那件事我也会问,但云峥的事更重要。”我心里有一丝烦懑,老爷子不会是故意摸索我吧?他也是清楚我与安远兮的事的,这会儿把他带回侯府,难道怕我跟他牵丝扳藤么?

老爷子语重心长地看了我一眼:“丫头,你既然这样问我,恐怕对峥儿身中的毒已经知道得很清楚了吧?”

“爷爷何必马虎我。”我静静地看着他,淡淡隧道,“我们总归是一家人,难道爷爷对家人还要用对别人那套虚以委蛇吗?”

我对云峥那份心,比起你来只会多,不会少。寂然地用眼睛刚毅地传达着这个新闻,自己给微整形。老爷子慢慢地摸着下巴上的胡须,半晌,轻轻点了颔首:“不错,我对峥儿身中的毒,早就清楚了,那是南疆的奇蛊‘无忧蛊’。”

“是您让傅师长对云峥作隐瞒的?”我陆续求证,见他颔首,我轻轻点了颔首,证明易沉谙和我之前的探求都是切确的,傅师长确切是按老爷子的派遣做事,不是居心叵测。弄清这一点,我对傅师长的戒心才算是放上去。

“爷爷既然知道云峥中的是不能动情的‘无忧蛊’,起初为何要让我嫁给云峥呢?”即使云峥娶了我一定一定会爱上我,但以云峥的天性,肯定会善待我,最少会拿我当伴侣,这一样会减轻云峥的病情,老爷子即使看中我有点经商的小手段和一些新颖点子,想让我帮他,也可能有别的法子,譬喻可能花重金请我当个幕僚什么的,何必一定要冒险让云峥把我娶进门呢?

“我就知道末了一定瞒不过你这丫头。”老爷子脸上带着意味不明的笑颜,相比看知名整形。眼神中却透出几分得色,定定地看了我半晌,又道,“事到现在,我也不再瞒你。我让峥儿娶你,是由于峥儿只能娶你。”

我蹙起眉,越发疑惑。老爷子笑了笑:“你既知道峥儿中的是‘无忧蛊’,若何解蛊,想必也知道了吧?”

我点颔首。老爷子看着我,慢慢道:“你既知道中了‘无忧蛊’不能动情,那也该知道‘无忧蛊’会损伤中蛊者的生理机能,使其不能有子嗣。”

“老爷子是猜疑我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云峥的?”我心里有点冒火,对他的称号也不客气了。谁知道老爷子一点也不以为忤,反倒笑了:“错了,这个孩子一定是峥儿的,而且,也惟有你能怀上峥儿的孩子。”

我蹙紧了眉,越发疑惑,但心中隐隐知道,我前些日子理不清的那些纷乱的线头好像马上就要连起来,真相马上就要浮出水面了:“为什么惟有我才智怀上云峥的孩子?”

老爷子看了我一眼,伸手指了指我的脖子,慢慢道:“由于你有这块蟠龙墨玉。”

我蓦地瞪大眼睛,老爷子不理会我错愕的表情,接着道:“古书记载,蟠龙墨玉是上古天人取经过地火粹炼的黑曜晶石琢磨而成,乃仙家宝贝,极度辟邪。当年为了峥儿中的蛊毒,我曾用了些手段逼迫苗疆蛊王说出解蛊之法,蛊王说既然施蛊者已死,另一个解蛊的法子,让中蛊子服下与心爱之人孕育的爱情结晶的紫河车,只是一个传说。由于中了‘无忧蛊’的人根蒂不可能生下孩子,除非中蛊者的爱人具有辟邪的神器。这些年,老夫让人查探不少辟邪神器的材料,而蟠龙墨玉,则是辟邪的仙家至宝,但一切都只限于古籍的记载和官方传播的传说,从来没有人知道这世上能否真的有蟠龙墨玉,直到去年我在回沧都的官道上遇到你,丫头,我一眼就看出你脖子上那块黑玉,与古籍中记载的蟠龙墨玉实在是太像了,于是就对你上了心……”

我呆呆地听着,心里实在是太恐惧了。原来冥焰给我的这块黑龙玉叫“蟠龙墨玉”,我现在才知道它的名字。说它能辟邪,我还是确信的,到底这玉确切是仙家之物,而且我屡次见识了它的异能,它在水中助我呼吸,它对有辐射的玉枕示警,无一不显示它的辟邪成效。这块黑龙玉的材质是黑曜石吗?我只知道黑曜石是火山溶岩迅速冷却后酿成的非纯晶质的自然玻璃,像黑龙玉这样纯黑如玉的,恐怕是万中无一。传说黑曜石极度辟邪,能强力化解负能量,放在煞气较重的地方,可能辟邪挡煞,做成佛像,成就更是上乘,我那时空的现代许多佛教文物中,就有用于镇宅或辟邪的黑曜石圣物或佛像。假若黑龙玉的材质真是取自黑曜石,又经过仙人雕琢,它变成老爷子口中的避邪至宝,也是合情合理。

“原来这才是你千方百计想让我嫁给云峥的真正轨理?”我喃喃隧道,有些想笑,终是没有笑出。原来是由于这块黑龙玉,我还以为,我叶海花真是什么“机智聪敏、慧质兰心”,让见闻广博的永乐侯也拍桌齰舌,巴巴地给孙子讨回去做媳妇儿,原来真正的道理在这里。换成另一私人具有这块黑龙玉,永乐侯绝不会在我身上花心思,敦朴说,这个认知真的伤害了我作为一个现代人的自尊。

“丫头,你不会以为爷爷在你身上动了这么多心思,只是想诈骗你吧?”老爷子这话单纯是找抽的,此地无银三百两!我抬眼看着他,淡淡隧道:“假若是为了云峥,我不怕被人诈骗,我只怕没有被人诈骗的价值。”

老爷子神情一震,看着我若有所思。我的唇角淡淡一扬,我不是不介意被人诈骗,当成白痴耍得团团转,我不知道平时。只是,假若这一切是为了云峥,我甘愿宁可被人诈骗,由于我愿意为云峥,付出我的一切。

上一篇:美容手法怎么才学快 为什么你的优点突然被男人

下一篇:公司能照顾到员工的合法

Copyright © 2018-2020 利来国际最新_最新版利来国际_利来国际最新网站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织梦58